400-653-1819

新闻动态

News

微电影:一分钟就能讲完的故事

2013年9月10日 11时27分56秒 | 阅675

“2089年,政府推广的基因优化计划成功,优化人成为社会主流,他们的手臂上都被打上条形码,此时想要清除自然人的民间组织崛起。一个自然人女孩怕被优化人清除,就在身上贴了假条形码,却在咖啡馆中被一个优化人发现破绽。优化人剪掉一撮女孩的头发跑走,他并没有恶意,只是想知道自然人的基因是什么样的。”

几乎只用了1分钟时间,曾在大学期间学习摄影专业的紫方就讲完了这个故事。这是他最近帮朋友拍的一部3分钟的短片——《第二起源》,其剧本只有一页纸,拍摄周期为两天。

这部时间短、制作周期短和投资规模小的视频短片可被算作是微电影,而它的导演胡茅,竟然是个学计算机专业出身的电影爱好者。

如今打开任何一个视频网站,很容易找到微电影的频道,以往我们称之为短片的视频有一些被冠以微电影的名号。在这个以“微”作为符号的时代,微电影的关注度也持续走高。

由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、中央新影集团等主办的首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就将于今年11月19日至22日在云南省临沧市举办,该活动吸引到叶辛、赵本夫、王干等多位作家到云南采风,作品可能将通过微电影的形式展现。此外,微电影影院8月12日已经开张,各电视台也设立专门的频道或栏目播放微电影……

微电影之所以在当下能获得如此关注,作家王干认为,这是由媒体的个人化、微缩化趋势而引发的。

“在快节奏的生活中,大家期望能在短时间掌握更多的信息量。如今,坐在电影院花费两个小时看一场电影,对于忙碌的现代人来说有些奢侈。因此,适应我们生活节奏的微电影应运而生。”王干如是说,“以前的电影是工业化产物,而微电影则回到了个人化”。

胡茅同意这种说法,“因为微电影对拍摄设备要求、拍摄者的要求都不算高,所以愈来愈多的人愿意参与到微电影的拍摄中,完成自己的表达欲。”

拍摄微电影看起来并不是一件难事,然而也正因为其操作简单、准入门槛低,网络上充斥着大量粗制滥造、情节趋同、借微电影之名赚取点击率的视频。

中央新影国际微电影频道联盟秘书长郑子发现,如今,有很多网络上播放的微电影靠暴力、色情吸引观众,由这一现象,他认为,大家应该了解微电影的界定。“微电影要短小精悍,并且一定要具有电影品质和艺术元素。”

但这与胡茅眼中的微电影不同。胡茅认为:“只有在有广告商出资投拍时,大家在宣传中才会称其为微电影,而普通人拍的只能归到短片的范畴。”

鉴于大家对微电影的定义不尽相同,郑子认为,让拍摄者了解什么是微电影,是改变其质量的重要一环。

微电影在逐渐规范。随着其数量日益增多,它的播放平台也趋于多样化。

据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微视频(微电影)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高健介绍,目前,微电影的播出平台主要有网络视频网站、手机平台、电视台等,而他们希望将微电影渗透到更多的地方:“我们与万达院线合作,以后大家在电影放映之前可能会先看到一部微电影。此外,在城市空间的自媒体,如楼宇之间的LED屏幕也可以播放。我们也希望能把微电影影院推广到全国各地。”

微电影将挤进更多的“屏幕”,它离谁更‘近’?不得而知。但微电影的盘子越来越大,确实是不争的事实。由于看到了微电影的影响力,更多的专业电影人、投资方,都加入微电影的制作中,新的拍摄题材、内容也被挖掘,甚至连唐诗、宋词、百家姓都将以微电影的形式呈现。

据郑子介绍,他曾看到一个数据称,2013年,微电影实现的产值可能达到10亿元,而这一数字在2014年将可能增长10倍之多。
由于微电影的市场越来越大,有更多的专业电影人加入到微电影的拍摄中来。由此,不少拍摄过微电影的爱好者担心,微电影拍摄的准入门槛是否会变高?对此,郑子说:“微电影的拍摄不会有身份门槛,真正的门槛是它是否能符合‘电影标准’。”

联系我们